輕易貸四周年,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,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,獎品有限,馬上參與~

我與輕易貸的故事(49)

輕易貸 ? 2019年12月10日 ? 輕易貸



白底黑字的條幅

關于撤銷我們公示的事情,領導們想的是事后維穩,因為對領導們來說,撤銷公示是板上釘釘了,不容商榷,但我不這么想,如果不撤銷就什么麻煩都沒有了,所以在最壞的結果出現之前,我還要試試,看能不能把公示保留下來。

不過我的想法是好的,實際做起來卻毫無辦法,開發區的領導們始終沒告訴我為什么要撤下公示,這樣我根本就無從下手,無法做出任何針對性的安排。

胡思亂想著,回到酒店都不知道幾點了,簡單收拾了一下就睡下,也沒睡幾個小時,生物鐘作怪,天剛一亮就醒了。

這時一位朋友來電話,說他清楚為什么要撤下公示了,原來是石家莊市委書記和市長給開發區政府連著打了好幾個電話,要求把公示撤下來。

我倒也沒意外,這個可能性我早就想到了,甚至是最大的可能性之一,我只是問,為什么?

朋友說他也不清楚,事就是這么個事,具體為什么就不是他能知道的了,領導有領導的考量。

我謝過朋友,起床,洗漱,我知道該怎么做了。

今天是個周日,公示應該還沒撤,我應該還有一點時間做點什么。

我寫了一份報告,充分闡述了撤下公示的風險,然后拿著報告去了省金融辦,我要面見江主任,把事情說清楚,告訴江主任,這么搞是要出大問題的。

電話雖然不是江主任打的,但這件事勢必需要江主任首肯,更重要是我得讓他清楚,這么搞,最后出問題的不是我一家企業,牽連的是近百億資金,數萬出借人。

我們是個蜜蜂窩,安安生生采蜜,老老實實工作,可你要是一把火燒了蜂巢,就算是蜜蜂也會發瘋。

上午九點我就到了河北省政府門口,我要進去,門口的保衛把我攔住了,問我什么事。

我說我要見江主任,有一封報告,我要親手交給他。

他們讓我等著,把我安排在收發室。

我沒辦法,只好等著,他們也沒說等多久,也不說讓我進去,我坐了一個多小時,還是不見任何音訊。

我沒辦法,總進不去也不行,我通知了一位和我很熟悉的處長,他就幫我聯系,由于今天是周日,里面可能也沒幾個人,他就到處問,看看今天誰上班,能不能讓我進去等著,哪怕把報告送到省金融辦里面,也好過憋在收發室里。

但還是不行,沒人理我,就好像不存在我這個人一樣,說實話這個時候我真是又委屈又悲涼,河北省金融業民營企業的龍頭,占有河北省90%體量的企業,想求見主管部門的主任,居然會這么難,這還是祖國的官員嗎?這還是百姓的父母官嗎?尸位素餐到了這種程度,別說是現在強盛的祖國,哪怕在任何一個時代,這都是聳人聽聞的事情。

無話可說,無法可想,我只能等著,期間那位處長給我來電話,問我進去想說什么,想做什么,我說我就送一份報告給江主任,面見他,跟他說幾句話,他不是要撤掉我的公示嗎?我就想告訴他,這么做風險巨大,不能撤掉公示,會出大問題。

然后繼續等待,一直到中午十二點,整整一個上午,我都在收發室里待著,沒有人理我。

午休時間我走了,他們中午休息也不辦公了,更不會有人見我,我站在省政府的門口,抬頭,看著氣派的辦公大樓,江主任和金融辦的人也許正在里面,就在第八層,或許他們能看到我,正指著我說,瞧這傻子,收發室呆了一上午,蠢貨。

天氣很熱,攥在手里的信封已經被汗濡濕了少許,我沒再回頭,也沒再求任何人、給任何人打電話,徑直回到酒店,很簡單的吃了幾口,就讓小張去幫我做一個條幅。

小張問我要多大,寫什么字,我說很簡單,就寫四個字,求見江波,白底,黑字。

小張愣了一下,追問了一句,白底?黑字?

我說對,你去做吧。

小張沒再問什么,白底黑字的條幅是什么意思,是個中國人都明白,我舉這個條幅的意思很簡單,我來了,我就在這,我不走,這個條幅代表了我的決心。

小張走后,我去剪了個頭發,直接剃成光頭。中國人剃光頭也很少見,除了頭皮上治病的、頭發掉光的,一般就兩種人剃光頭,一種進去了,一種快進去了。

我說不清我是哪一種,當然我希望我哪種都不是,不過剃個光頭有備無患,萬一我進去了,也省的再麻煩。

當然了,這是調侃的說法,我剃光頭當然還有更重要的目的。

下午一上班,我就拿著橫幅來到省金融辦門口。

司機把車開走了,我不想讓他看著我,他在院子里等著,我獨自一人站在省政府門口,把條幅撐了起來。

一下子,我看到門口的保衛、收發室里的工作人員眼睛都直了。

“條幅收了!”立刻就有保衛快步向我走過來,我往旁邊跨了一步,做出保護條幅的姿態,收發室里的保衛和工作人員全都沖出來了,有人聲色俱厲的喊:“馬上給我收了!”

我說我要見省金融辦江主任。

幾個呼吸間,就有人想要動手搶條幅了,我也不反抗,護是護不住的,保衛都是二十多歲的小伙子,一個個渾身肌肉,皮膚黝黑,看著就很強壯。

我沒等他們動手,主動把條幅一卷,他們說你去里面等著吧,收發室里。說完就架著我要往里走。

我掙了一下,掙不動,我說:“我自己走,都放開我!”

然后我拿著條幅跟他們一起來到收發室里,這次有人陪著我了,好幾個人圍著我不走,問我想干什么。

我說我就想見江主任,有一份報告給他,開發區政府審查我們,審查完了公示結果,江主任要把這個公示撤下來,我想問問他為什么,如果撤下來,造成了嚴重的后果,誰負責?

幾位工作人員說你不要激動,冷靜一點,這是哪?省政府門口,你不能這么鬧。

——

今天的故事先到這里。

現在我要說一下關于開元集團系列公司被限制做業務的事情。

我寫了一封給石家莊市鄧市長的信,在信里,我向鄧市長闡述了“我們在石家莊注冊登記的某些公司在政府審批窗口辦理業務時,政務審批系統會提示限制辦理,無任何原因提示,詢問窗口工作人員也不明原因?!钡氖虑?。

簡而言之,我們開元集團旗下的二十多家公司,因無法在政府審批窗口辦業務,已經受到了一定影響,且至今我們不知道這是為什么。

我不愿意對此做任何猜測,但是長時間的停辦業務確實已經對我們造成了影響,而且我們沒有任何解決路徑,似乎有一種看不到的力量在壓制我們,限制我們旗下公司的正常運營,結合之前監管部門對我們長達二十三個月的審查,似乎這背后是誰在下達命令已經昭然若揭。

當然了,猜測始終是猜測,我并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是有人針對我們,萬一政務系統內儲存了我們二十多家公司信息的版塊,全都被某個業務員一不小心手滑給鎖住了呢?這也是有可能的對不對?所以我不愿意去猜測什么,我給鄧市長寫信也是為此,希望鄧市長可以看到這封信,查一查是怎么回事,為什么只有我們的企業被限制了,請給我們一個原因。

現在,信已經公開發布幾天時間了,鄧市長仍舊沒有給我們任何回復,我只能自己去看看,自己去問問。

12月9日,早上九點十分我就去了不動產登記中心,大約十點四十我又到了石家莊市行政審批中心,我走到哪都錄像,錄像機我自己拿著。在政審批中心,鏡頭對準我自己,背后是辦理業務的窗口,我就對著鏡頭說:“我超過二十家公司已經不能正常辦理業務,比如工商資料的變更?!蔽疑砗蟮墓ぷ魅藛T本來在那坐著,但沒等我錄一分鐘她就走了,應該是給別人辦業務去了,她走的時候我還不知道。我說:“現在是上午十點四十五分,剛才一上班,我們公司的員工就拿著材料過來做變更,這里工作人員給的答復是受到限制,不予變更??墒俏覄偛乓粊?,工作人員就立刻就說可以收了檔案,兩天之內就給我答復。我不明白,為什么我正常納稅的企業,在沒有任何問題的情況下(至少我認為沒有問題,如果有,請告訴我),就可以長時間不給我們做行政事務變更?這個是我們優化經營環境的范疇嗎?”

我說到這里,有一位應該是領導的女士過來想跟我說話,問我是誰,我把鏡頭轉了一下,對準我們兩個,我對她說:“我是開元李勇會,通俗講,這幾家公司的老板?!?/p>

這位女士邀請我進屋子里說,我說:“你們已經很長時間不給我們做變更,我僅想知道,你們受誰的指示,依據哪條法律做的決定?這是我們石家莊的經營環境嗎?”

這位女士還想叫我進去,我拒絕了,我說:“這是行政事務大堂,在這就可以說,我們在陽光下談,我們沒有密室交易,我們是省會城市……”

這位女士打斷我:“這樣,如果咱們有問題……”

我沒聽她說完,立刻說:“你和我沒有‘咱們’,你是你,我是我,你是說你有問題,還是我有問題?我沒問題,我就想辦業務,為什么我不能變更?”

這位女士回答不上來了,又來了一位領導接待我,期間我們的對話我就不再寫出來了,具體的錄像已經公布,大家可以看錄像,更加直觀,最后我得到的結果是“等”,等著他們問領導,等著給我一個答復。

我沒那么多時間等,還有我在石家莊市不動產登記中心辦理登記抵押手續。得到的結果差不多,這里的科長說我們的信息受限,所以不能給我們辦理業務。最后得到的結果一樣是“等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不動產登記中心辦,那位接待我的女士告訴我,他們沒權限給我辦業務,因為我們的信息鎖了,她沒辦法。我想問,你沒辦法,那我呢?是不是我就該有辦法?我辦業務是找窗口,找他們不動產登記中心,可她的意思是讓我去找鎖了信息的部門,去找他們信息科,找他們后臺。這事情我簡直無法想,就好像我們公司投資人有問題了,找到我們的接待員,接待員說,你去找公司內部的技術員吧。

這事情誰能相信?

限于篇幅,只能說這么多了,今天我們的變更仍然沒辦成,后續我還會一直關注著,在此衷心希望這些政府部門對外的窗口能夠依法行政,給我們一個陽光透明的營商環境。

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:

小易快訊

  • 12月10

   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(49)

    關于撤銷我們公示的事情,領導們想的是事后維穩,因為對領導們來說,撤銷公示是板上釘釘了,不容商榷,但我不這么想,如果不撤銷就什么麻煩都沒有了,所以在最壞的結果出現之前,我還要試試,看能不能把公示保留下來。(輕易貸)
    原文鏈接

  • 12月09

   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(48)

    高新區政府對我們的審查全面結束,在2018年7月6日,高新區監管部門依法在網上公示了審查結果,我們沒有問題。我很高興,這個公示代表我們又往前邁進了一大步,然而正當我打算大力宣傳的時候,7月7日的深夜十點半,高新區通知我,立刻趕到高新區政府,他們要見我。(輕易貸)
    原文鏈接

  • 12月07

   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(45b)-給東峰書記的信(8)

    我由衷希望,今天這封信發出后,相關部門能夠將它保留下來不再刪除,讓這封信成為優化營商環境的“催化劑”,讓省、市、區金融辦能夠站在維護金融穩定,維護社會穩定的大局上,依據國家法規政策,真正去解決一家合規企業和10萬投資人、借款人面臨的問題,而非繼續掩蓋。(輕易貸)
    原文鏈接

廣告

8.10% + 6.90%30-38

掃描下方二維碼,下載APP參加活動
捉鸡麻将技巧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图 内蒙古快三基本走势图 百度 码组什么意思 湖北快3今日推荐一定牛 老版六宝典 图库 海南飞鱼开奖直播网址 理财投资有哪些 股票融资交易流程 福彩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直选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