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易貸四周年,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,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,獎品有限,馬上參與~

我與輕易貸的故事(48)

輕易貸 ? 2019年12月09日 ? 輕易貸


即將被撤下的公示

高新區政府對我們的審查全面結束,在2018年7月6日,高新區監管部門依法在網上公示了審查結果,我們沒有問題。

我很高興,這個公示代表我們又往前邁進了一大步,然而正當我打算大力宣傳,以期在全國的動蕩時期努力保持穩定的時候,7月7日的深夜十點半,高新區通知我,立刻趕到高新區政府,他們要見我。

夜色已深,路上車很少了,我自己開車往開發區政府走,很快就到了。

這么晚了叫我過來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,我很緊張,感覺心跳有點快,有一些慌亂,輕輕攥拳,手心里黏黏膩膩的,很不舒服。

這個事情無從猜測,但基本可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,否則電話里他們不會用那種語氣說話。我一邊往里走,一邊給自己做心理建設,哪怕再壞的情況我也得冷靜,我不能慌,不能亂,先聽聽他們想跟我說什么,邊走邊想,等走到里面,好幾位領導都已經在等著我了。

沒有什么寒暄客套,甚至沒有落座,開發區一位領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說道:“李總,叫你來是通知你一聲,我們要撤下公示?!?/p>

我猛一下沒反應過來,疑惑的看了對方一眼,心想什么公示?你們想撤什么公示,為什么要跟我說?但立刻就明白了,他們說的是關于我們的公示。

我不說話了,只覺得一口氣喘不上來,腦子嗡嗡作響,眼前一陣陣發黑,心臟的血管仿佛全都被堵住了,沒有血液能夠供給心臟,導致心臟對我一個勁的抗議,一陣陣絞痛起來。

好半天,我都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也許一兩秒,也許五六秒,我才問他,怎么會這樣?為什么要撤下來?

他搖搖頭。

我又問了一遍。

他告訴我,不能對我說,組織有紀律。

我廢了好大的力氣才控制住自己沒有失態,我告訴他,如果撤下來,我們就徹底完了。

他看著我,頓了頓,回了我一句安撫的話。

我記不清他對我說的什么了,這句話也不重要,我已經有點無法思考了,來的路上想了很多可能性,但唯獨,我沒想到他們要把公示撤下來。

朝令夕改,已經掛出去的公示,可以反悔撤銷嗎?

以前我認為不能,但現在我知道其實可以。

“李總,先坐下,喝杯水?!庇腥苏泻粑易?,我的腦子還在擰著,也不知道怎么就坐下了,不知道該說什么,對著幾位領導張了張嘴,沒出聲。

幾位領導也不說話,看著我,等我發言。

我還是說不出話來,會議室里安靜了下來,領導們都給我反應的時間。

我知道,這份文件不能撤下來,一旦撤下來,我們立刻就完蛋,根本沒有任何僥幸可言,可是我要怎么對他們說?

強硬一點,說你們不許撤?

我估計他們不能聽我的,這么說沒用,強硬沒意義,這不是能夠強硬的場合。

那哀求呢?

看這場面,哀求估計也不行,他們能把我叫來,大抵就已經下定了決心,這不是我求他們就能改的事情。

思來想去,我不知道如何才能改變他們的決定,這似乎不可能做到,如果不是他們已經做了決定,他們不會這么晚把我叫過來,看起來,我無論做什么,都不可能讓他們改變態度。

想著就覺得一陣絕望,難道真的要完了?

這份文件掛在網上,公開著,對我們來說就是最大的利好,可公示期有兩周時間,這才剛剛掛上一天,如果這個時候摘下來,那對我們來說就是最大的利空,公眾會因此走入兩個極端——公示掛著,輕易貸合法;公示掛上去再摘掉,則輕易貸必然違法——否則為何才掛上去一天就摘了?

我都能想象到,到時候公眾會怎么看我們,這是必然的,公示掛上去再摘掉,這不亞于蓋棺定論,大部分人都會想:“確定了,一定是輕易貸用了某種手段,讓監管部門大意了,把公示掛出來了,可才剛剛掛了一下,監管部門立刻就反應過來,把公示撤掉,雖然監管部門因此有點丟臉,但監管部門干得漂亮,黑的就是黑的,不能因為任何原因刷成白的,知錯就改,不能讓這些黑平臺鉆了漏洞,要堅決打擊?!?/p>

大部分人肯定會這么想。

我一邊想著,就覺得渾身的血液都被抽干了,想著這必然會發生的一幕,連憤怒的力氣都沒了。

只剩下恐懼。

如果監管部門真的這么做了,那等于把我們掛在恥辱柱上,再打進去一百顆鋼釘,讓我們連一絲一毫辯解的機會都沒有。

怎么能這樣?

他們怎么就能這么做?

我憤怒,我不理解,我想直接掀桌子,怒斥他們不能這么對我,我剛想跟他們翻臉,突然反應過來了,這事情不對。

他們這么晚了把我叫過來,就是為了對我說這么一句話嗎?

他們有必要專門對我說一聲?

這不對啊,他們想怎么做,直接做就是了,何必通知我?還專門把我叫過來說?

我一下就冷靜下來了,剛剛一瞬間出現的絕望、厭惡、憤怒情緒都消失了,我知道該怎么說了,我說領導,如果這樣,那還不如沒有這個公示,如果一開始就沒有這份文件,我們未必挺不過這一次的動蕩,可現在先發文件,再取消,那我們一定完。

他們對視了一眼,一位領導表示,公示必須撤下來,而且沒有解釋,這是組織的紀律,抱怨是沒有用的。

我聽明白他話里話外的意思了,公示必須撤銷,而且不向我解釋原因。但是,不解釋原因不代表沒有原因,只是不能對我說。

所以現在不是抱怨的時候,撤銷公示已經是注定的,他們叫我來不是想聽我抱怨,如果我一直重復說不能撤銷,那恐怕他們也會很失望?,F在更重要的是,撤下公示后怎么辦。

我按下心里的煩躁和不安,問他們,如果撤下公示,引起不可測后果,如何解決?

這句話問到了點子上,這也是他們叫我來的目的,幾位領導開始幫我出主意,一直到十二點多,我們一直在推演,可能會發生什么事,各方的反應,我們要如何應對,他們要如何幫我們。

可以預見的結果一定是壞的,但未必就到了絕境,只要我們做好后續的工作,至少不至于釀成惡性事件,領導們的看法還是偏向樂觀。

十二點多,我們說的差不多了,我告辭離開,開車上了路,一時不想回酒店,就在路上漫無目的的亂跑。

車里很安靜,路上也沒幾輛車,我也不知道我跑到了哪里,但是一點睡意也沒有。往常這個時間我早就睡下了,但是今天無論如何睡不著了。

我想不明白,為什么要這么對我們?我們哪做錯了?何至于非要把我們往死路上逼?

領導們的想法還是偏向樂觀的,認為即使公示撤下來,事態也不至于說徹底失控。但我不敢賭這種萬一的情況,認為客戶都無條件信任我們,這根本控制不了,別說到時候客戶肯定不相信我們,就連我的員工我都沒辦法跟他們解釋,我再怎么解釋,他們嘴上說相信,實際上肯定都有自己的小算盤,這是沒辦法的事情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也沒看時間,不知不覺間我就開回了酒店,中途去哪繞了一圈我也記不清了,腦子亂的很,各種可能性,各種解決方法挨個從我的腦子里跳出來,再一一否決掉,等回了酒店,我還是沒有想出該怎么化解這場危機。

——

今天的故事先到這里。

下面是最近幾天我身邊的事。

有朋友可能已經在網上看到相關的視頻了。上周五,我拿著大喇叭在省政府門口宣讀報告,喊的整條街都能聽到。

報告的內容不再贅述,后續會有發布。

關注我們的人都知道我在做什么,但我還是要再解釋一下。

之前黨中央出臺了83號文,符合條件的平臺可以依法轉型,我們認為我們完全符合條件,所以給監管部門遞送了轉型申請,但是已經好幾天了,監管部門對我們不聞不問,不予答復,不說行,也不說不行。

但是,在投資人的咨詢電話中,監管部門稱我們不符合條件,具體不符合的原因不說,因為“涉密”。

荒唐至極的理由,他們居然也能說的理直氣壯,真不知道他們哪里來的理,能說出口這種話,難道監管部門就是理嗎?他們說什么就是什么,連解釋一下都嫌麻煩?這簡直比經常在電視里出現的某官員大喊“我就是法”的段子還要荒唐。簡直不可思議。

然而更不可思議的是,他們現在就真的在用這個“涉密”的理由光明正大的不給我們回復,想著拖死我們,拖死所有的出借人。

他們想這么做,我不同意。

我沒權,沒勢,錢有一些,但在他們這里沒用,我只有舍下這張臉皮,像一年多以前一樣,站在他們門口,用一腔正氣和他們斗到底。

我們一定要按83號文轉型。

在以前的文章中,我曾寫過一段話,我說83號文是我們的救命稻草,我們必須死死抓住,有很多人就問我,83號文怎么就是救命稻草了?為什么一定死也要抓???不抓行不行?

有人有這個疑問,這怪我沒寫清楚,我說的“我們”可不是我,也不是平臺。我的死活誰關心?平臺的死活誰關心?沒人關心的,就連我都不關心了,平臺到今天這地步,還有什么值得關心的嗎?我說的“我們”是指我和廣大的出借人。

我說的抓住83號文不是為了平臺,是為了出借人。

只有83號文落地,我才能給出承諾負責兜底,到時候有人損失了一分錢,都是我的法律責任。但在83號文落地之前我做不到,如果我承諾兜底,某些人就能依法辦我,甚至我不說只做行不行?默默把錢墊付給大家行不行?不行啊,我犯法的,大家覺得,如果我犯法,我還能在酒店看日出嗎?是不是早有人等著抓我了?

“輕易貸李大善人”有一句話說的好,他說:83號文是真的好,所有人都想輕易貸按83號文轉型,只有一個人不想,李勇會不想。
他說的不對,但這話未嘗沒有道理。因為我可以不轉,平臺清退,按比例償付,拖個幾年沒事兒了,多簡單?所以我完全可以不轉,但我為什么不做?為什么我這么聲嘶力竭的吶喊,甚至冒著生命危險,一個人站在省政府門口,拿著大喇叭對省金融辦嘶吼?
我犯的著嗎?我一把年紀,紅著眼圈,像個神經病一樣在街上邊走邊喊,我何必???我不就想把所有人的錢都拿回來,讓大家不受損失,讓大家安全下車?
我猜“李大善人”他們讀到這一段的時候肯定在笑,帶著嘲諷的那種笑,說你少給臉上貼金,你李勇會有他媽那么偉大嗎?
我告訴你們,對,我他媽就是那么偉大!
讓83號文落地,我負責所有人的資金安全,我給大家兜底!
一天不落地,我就喊一天,我會一直喊,我會一直帶著你們,不會丟下一個出借人,喊到最后一刻。
我不會獨自逃生,要么一起生,要么一起死。
我相信黎明總會來臨。

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:

小易快訊

  • 12月10

   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(49)

    關于撤銷我們公示的事情,領導們想的是事后維穩,因為對領導們來說,撤銷公示是板上釘釘了,不容商榷,但我不這么想,如果不撤銷就什么麻煩都沒有了,所以在最壞的結果出現之前,我還要試試,看能不能把公示保留下來。(輕易貸)
    原文鏈接

  • 12月09

   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(48)

    高新區政府對我們的審查全面結束,在2018年7月6日,高新區監管部門依法在網上公示了審查結果,我們沒有問題。我很高興,這個公示代表我們又往前邁進了一大步,然而正當我打算大力宣傳的時候,7月7日的深夜十點半,高新區通知我,立刻趕到高新區政府,他們要見我。(輕易貸)
    原文鏈接

  • 12月07

   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(45b)-給東峰書記的信(8)

    我由衷希望,今天這封信發出后,相關部門能夠將它保留下來不再刪除,讓這封信成為優化營商環境的“催化劑”,讓省、市、區金融辦能夠站在維護金融穩定,維護社會穩定的大局上,依據國家法規政策,真正去解決一家合規企業和10萬投資人、借款人面臨的問題,而非繼續掩蓋。(輕易貸)
    原文鏈接

廣告

8.10% + 6.90%30-38

掃描下方二維碼,下載APP參加活動
捉鸡麻将技巧 时时彩杀号软件手机版 pc蛋蛋刷蛋最新下载 福建快3走势 江苏11选5开奖爱彩乐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历史 两会期间股票行情 重庆时时计划手机软件 吉林快3开奖公告 天津配资公司 基金配资申请